【暴力無所不在,而腦部接受之後,變化是?】

讀書會,我不小心和同事四目相對,大約只有0.01秒,我突然想起以前行銷公司的老闆,那種非要在言語上暴力相向每一個員工,以確認大家都有「聽進去」,把業務的提案一摔再摔(地板 沙發 窗戶),表示她對事情「不滿」。

0.01秒 我發現同事的眼神看起來極為空洞

極為類似被綑綁後 無力反抗的被虐者眼神

這讓我想要研究一下施暴者和被施暴者的腦部變化

和他們的行為是否會重複?

比如

1.施暴者發現被施暴者不會反抗,並且在施暴後得到難得快感(主導權、權威、主控),那麼腦部的這個訊息區域是否會繼續對施暴者持續施暴? (原始意識的恐龍獸性被喚醒,然後追逐獵物...)

2.被施暴者在多次被施暴後,發現這是不可避免的過程,所以開始建築起一種「被討厭的勇氣」,為了達到某些目的,選擇冷凍自己的感覺器官(眼睛、耳朵、皮膚......),然後刻意忽略施暴者的行為,跟自己說「沒事、沒事...」

暴力(嗔心)其實無所不在,每天每天上演之中,我們腦袋裡的海馬迴是否會因此萎縮?更快變成阿茲默默症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A 的頭像
A.GA

阿家 ─ 107諧星.108明星.109紅星

A.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