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回二哥對我說

他要求忻子讀心經

在他的角度  心經能增進創作

 

我聽得模糊

我想像不出來

心經和創作有甚麼關係

 

這個疑惑 我放在心底  沒有打算去追尋

2015.11.28

我出了車禍

車禍本身離奇

但我沒有在意車禍的責任歸屬

我只是單純覺得  我和一群人有承諾

我非常非常需要一雙矯健的雙腳

雙腳是我很需要的工具

但是工具壞掉了

我很傷腦筋

尤其整個腳踝有些角度沒有辦法旋轉得很完善

半夜經常抽筋

我必須起窗拉筋和熱敷小腿

才能夠度過痛苦的時段

 

假日 天雨路滑

我完全失去自信出門

有點不甘願地待在家裡

待在家裡還是盼望著腳能夠快點好

所以我跪成金剛坐

 

但是金剛坐又太無聊

所以我把文具盒中的毛筆和宣紙拿出來

「妳看,都買三年了,宣紙 都不知道有沒有潮濕掉…」

 

然後 離奇地

我選擇寫心經

因為我在藥師佛禪寺看過書法家陶海心的篆書版心經

那種一氣呵成產生的莊嚴感  非常打動我

所以我用墨汁潤潤筆就寫了

寫前會有一點點小小的擔心

「都這麼久沒有寫書法了,萬一寫不好不是很浪費紙?」

但這樣的不安很快因為罰跪的枯燥太讓我想逃離

而選擇下筆寫

 

很奇妙的

寫的時候

因為這不是作業

因為這不是工作

也因為6坪大的房間裡

只有我一個人

沒有墨色勻不勻  沒有筆觸完整不完整  沒有字體工不工整

沒有美醜

沒有對錯

沒有我

沒有我的思緒

 

我沒有思緒

只是下筆

就是下筆

直到墨水用盡

那期間

我是筆

我是紙

我是墨

我是字

我是心經

筆吸取墨汁

刷在宣紙上

因為水量的深淺

宣紙時而降伏  時而難以駕馭

紙很安靜沒有姿態

筆卻猖狂   要時而柔韌彎腰  要時而縱身躍躍

橫時一筆到天涯

豎時入地下黃泉

撇時甩盡全身根塵

捺時細細推量速速收

點時如蜻蜓點水又離水

 

我這輩子寫書法和繪畫

甚至創作時從來沒有過的感受

 

我突然知道了 為何二哥要忻子讀心經 相應心經

 

心經是觀世音菩薩進入深定時

照見五蘊皆空

沒有我

無我時的境界之一

心經 總共263個字

其中「無」這個字佔了20個

也就是7.7% 都在說「無」的境界

因為這個無

我產生了有

我 創作 心經 筆 紙 墨

全部合而為一

 

我享受了難以言喻的自由自在

我想追求

據說心經的境界只是諸多境界之一

還不算最圓滿 最高

 心經與創作-毛筆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A 的頭像
A.GA

阿家 ─ 107諧星.108明星.109紅星

A.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